您的位置:冠亚体育app > 古典文学 > 剑客

剑客

2019-11-26 12:56

初到临江正值日当头,剑客停在了铁匠铺的门口,他寻了半天没发现会武的人,当然杂耍卖艺的可不算会武。临江有卖艺的胸口碎大石这种每天这时候都在忙,围观叫好的确实少,对于碎大石的这类卖艺的剑客向来都是走过去丢下一文钱,然后路过就算了,不生敬佩却是可怜。剑客看见打铁的却是敬佩之意油然而生,他一是惊讶于眼前铁匠的手艺,那里陈列着各式各样的铁器。那些尽是风过刀嘶鸣,人过神留望的宝贝,就连菜刀这种也是吹毛断发。再看铁匠这人,器具如此人却是瘦弱不堪,想必是耗费许久精力于此。 剑客驻足于此半个时辰后,老铁匠放下了活,眯缝着双眼目光扫到剑客腰间的佩剑时,那双眼终于瞪开了,他嘴角微微抖动了一下,右手忍不住向剑客的腰间伸去。剑客见状后退了一步,老铁匠笑了“年轻人,这剑和你不配啊,长你所缺,助你戾气,为剑者必不能受于剑,不能御之剑当为邪魔”铁匠一指剑客的佩剑,那剑鞘突然间化两半脱落。剑客没有惊讶“何解?老师傅。”老铁匠立刻端正了态度仔细看了看剑客又看了看剑大惊“年轻人在外多久了?” “不多不少,整整二十年” “一直带着这剑?”铁匠继续问道。 “是”剑客微笑。 “二十年,我见这剑锋芒难掩,鞘也难受其锋芒,故以魔剑,但我见你并无戾气却也好胜,剑凶恶至此也未曾饮血,足见武德” “过奖,前辈既已知晓,还望赐一宝鞘” 老铁匠大笑“好说!好说!” 剑收鞘后,剑客拜别了铁匠,自那时起老铁匠便大梦圆了。

  剑客没怎么说过话,在临江的这些天里人们都以为他是个哑巴,他外表很冷感觉令人难以接近,尤其是在冬天他方圆三米内似乎就写着“生人勿近”。    他一柄剑经常挂在腰间,到了吃饭剑就会放在桌上,然而却是放在右边,来客栈的带刀剑的很多但都是习惯性的放在左边唯独他在右边。    有次掌柜让我端酒给他的时候,我忍不住问道“您是左手用剑吗?”剑客放下酒杯望了我一眼笑道“哦,怎么说”我见他有心聊也就坐下了“我见过很多用刀剑的吃饭时候都是习惯放在左边,但您每次都放右边,所以我想您可能左手惯用”听完我的话他像是打开了话匣子,接下来我就像是聆听者,可能在剑客眼里我只是个瘦弱的小孩,他对我毫不设防谈了好多,他冷漠却是我见过最健谈的。而那次我被掌柜骂惨了,旷了半天工,也多亏了剑客解释我才幸免。    那以后我知道了剑客的很多事,但却不能和别人说,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就是名字,不是剑客的是剑的,那柄剑名叫“藏锋”那名字据剑客说是有所补缺,物极必反,因为太锋利所以要收敛锋芒。    有天外面下着雪,一行人来到了客栈,进屋就呼来喝去一看就不是善类个个腰间一把刀,找了张正中的位置将刀拍在了桌上,平头老百姓放下银子就跑,不一会儿店里只剩下剑客和这群人,当时我很怕心里直哆嗦可能一不留神就要被揍,甚至被杀,掌柜见过世面让我退下他来招呼并让我把其他桌的银子收了。我记得刚要收银子时,一柄明晃晃的大刀就插在了地上,我腿一软瘫倒在地,只见那行人中走出个大胡子长得是虎背熊腰,他将斗笠一甩,那些人就将门给拴上了,掌柜见状不妙却是拦在了我的身前,那时起我就确定要跟掌柜一辈子。之后的事几乎是一瞬间,我躲在掌柜的身后什么也没看到只听门打开的声音很响,然后那些人都跑光了,问掌柜掌柜只是指着地上的断刀笑笑。而剑客仍在喝酒。    剑客离开后将剑鞘送给了掌柜,掌柜见剑鞘做工很细便将剑鞘摆在了柜台上当装饰,那上面的“藏锋”二字清晰可见。以后店内再也没人闹事过。    

本文由冠亚体育app发布于古典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剑客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