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冠亚体育app > 诗词歌赋 > 《十月》2019年第3期|应诗虔:窗外的世界

《十月》2019年第3期|应诗虔:窗外的世界

2019-11-16 16:35

窗外的世界

路灯散发出昏黄的灯光,投射在地上仿佛还留有阳光的味道,春天的夜似乎因为柔和的灯光便没有那么的冷。空气里满是夜的味道,令人醉了,又醒了。

淅淅沥沥的雨下了一整天,雨水拍打在雨棚上咚咚直响,就像是一首永远听不懂的钢琴曲。冬天老是在这个季节霸占着,城市的春天含含糊糊的总不出现。让人思念故乡的春天。

透过西厢房的窗户

每当路灯亮起时,夜也就随之而来。路上偶有三三两两的人经过,影子投在地面上,有时在前,有时在后,有时交互在一起。她们踩着月光,或牵着手,或散着步,或匆忙的走过,也有手挽着手的情侣,说着不知道什么话题,脸上的笑意都快要溢出来了,即使隔的很远,仿佛都能闻到空气里甜甜的气息。

故乡的春天在我眼睛里,在我不再年轻的心坎上。它就像一本厚厚的书,在被某种情感触到心灵深处时,你会忍不住翻开这些经典的记忆。

可以看到屋后

每天晚上9点,我都会准时从教室走回宿舍。离开只有空调转动发生嗡嗡声音的教室,和朋友笑着走出教学楼,走过回宿舍的长长的那段路。

童年的故乡,春天在我心里是一副永不褪色的画卷。最是梨花桃花盛开的日子,漫山遍野的梨花,远远看去就是一个洁白的世界。高大的梨树被春风一吹拂,洁白的梨花在故乡满天风扬,铺在松松软软的春泥上。粉红的桃花伸展开它婀娜多姿的身子,蜜蜂时时飞舞。桐树花在幽静的山沟里悄然开放,清雅的花朵在山间独领****。花的世界里有我小小的身影,那时,我在高高的山岗上哼着老师教的歌曲,眼里迷离着美丽的家乡。最后一场春雨过后,我期待着他们在夏天长出青青的果子,在梦里品尝着它们的果香。

几个刚会走路的孩子

教学楼两旁的道路上都是高大而笔直的树木,树很高,只有仰头才能看到树梢,但是树却没有一点春天的绿色,树枝是干枯的,灰色的,还是冬天萧瑟的样子。树与树之间的距离不远,有的枝丫相互靠近着,或是伸长到更远的地方,枝丫看似毫无生气,但却用力生长着。树木都一样笔直,一样高到需要我仰望。有时候会想,它们的根也一定在土里相互交缠,共同汲取养分。每天经过时,总会莫名的感动和觉得温暖,大概是无论怎样,总有人陪你一起站着,经历着共同的四季。

思念故乡的春天,思念故乡的童年!

赤脚,在泥地奔跑

晴天的夜里,月光洒在树木上,洒在地面上,就着昏黄的路灯,显得越来的动人,又仿佛散发出橘子的酸酸甜甜的味道。偶有情侣在路上经过,还真有“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的意境。

故乡的春天是父辈们的春天,是孩子们的春天。一年之计在于春,在这个季节,父辈们穿行在油菜花铺成的田地里开始播种。一捆捆柴禾竖立在晒坝上,褐色的枯柴会燃尽它的芳香。青砖瓦房,小桥流水,一张画家笔下的黑白素描。还是孩子的我们挎着书包放学回家奔跑在崎岖的山道上,饭盒在书包里乒乓之响。“儿童归来放学早,忙趁东风放纸鸢。”嬉戏玩耍的声音在空旷的田野久久徘徊不忍离去。夕阳像一位温柔的女子笑盈盈在田间洋溢着诗情画意,细碎的脚步跟着我们的身子不想离去。田间的火粪堆里钻出缕缕青烟,香味不绝,是树木的香味,是草木的体味。大把大把的茅草里有了幼苗,螺蛳壳在上面安家了。

他们争抢一粒玻璃弹珠

如果是雨天的夜里,那便是另一种意境了。雨从天空中飘落下来,从树枝的空隙中洒落下来,像是薄薄的一层愁。雨落在路灯照射的地面上,落在行人的伞上,变化着不同的颜色,又淘气的跳到地里,或是流向别处。

田野里泛着春的气息,春树偷偷地张开了它的小手,就像孩子的身体一样,一个春天过后,它的身高窜出了一大截。田埂上,鱼腥草疯长,肥硕的根茎藏在肥沃的土地里。竹林里的竹笋仿佛一夜之间,火箭一样的身子站在了铺满竹树叶的地上。沁人心脾的空气在鼻子间亲吻。

如同一个星球

离教学楼不远处的图书馆,仍然是明亮的。虽然离得很远,但图书馆里的读书声似乎能通过空气传入你的耳膜,是那般悦耳,又是那般让人沉醉。学校的图书馆一天到晚都是忙碌的,那里的一切都是我们为通往未来的道路而做的努力。我不知道那里的声音什么时候能沉寂下来,或是明天,又或是下一个黑夜。

美丽的春天带着厚重的礼物踏遍山岗。

他们的父母每天傍晚回家

你能得到的,大概就是你现在在努力奋斗的。我想,图书馆,以及那里的人能比我更深切的感受到夜的魅力。

故乡的古井是一位温情的母亲,哺育着一代一代的人在这里生长。童年的古井享有“井须泉”之称。春天姑娘们都脱下了厚厚的棉衣,露出的胳膊白白嫩嫩,她们永远有洗不完的衣裳。笑声永远是甜蜜蜜,会醉了月亮,会迷了太阳。路过这里的年轻人会停下来掬一捧水,偷偷瞄一眼谁家的姑娘模样最美,心底最贤惠善良。还没走出几步,姑娘们的笑声就羞红了他的脸膛,脚步在山路上咚咚直响。青春闪着阳光,幸福像花儿一样。

从三轮车上卸下

我很喜欢夜,喜欢它的静,喜欢只有夜晚才有的灯光,喜欢黑夜里的故事和那些未曾说出口的心事。

在金黄的油菜花地,在绿油油的麦浪里,肥嫩的菊苣草疯狂的挤在麦子和油菜花之间。伸手一抓就是一大把,再看看手上指头也变得绿绿。我和儿时的伙伴一起钻进油菜地,弯着腰,寻找地里剩下的萝卜,要是我们晃出脑袋,头上一定沾满了金灿灿的菜花,伙伴们相互摘掉头上的菜花,心中却喜悦无比。那一个稚气的我还有一个稚气的你如今都各奔东西。麦地永远是我们捉迷藏的天地,有时想都不想赖在麦苗上睡一觉,翘着二郎腿,望着蓝蓝的天,闻闻麦子的清香,摸摸地里的螺蛳壳。美美的爬起一看麦子苗都被残害扑在地。总是忘了要挨批,看看“战国”吓得赶紧偷偷溜回家去。

被这个世界的抛弃之物——

夜,它不像白天那般喧闹,没有白天的明亮。它永远都是静静的,用自己手中的画笔将白天的蓝色涂抹成黑夜的颜色,于是,月亮夜里更亮了,星星也似乎眨巴着俏皮的小眼睛。

故乡的春天别来无恙?儿时的伙伴都已去了四面八方,只有我还在这里孤独的回忆。

各种塑料瓶罐,旧铜烂铁,纸箱

操场不如白天那般热闹,它旁边的路灯的光散在地面上是白色的,由于有两个路灯坏掉了,光线并不是那么的强。只有走进操场,你才知道看清楚操场里面的人。白色的,红色的鞋子在这样的光线下,显得特别的突出和亮,总会让你忍不住想抬头看看这双鞋的主人。夜里锻炼的人跑的很快,还没有来得及看清楚,便从你的面前跑过去了,留给你一个潇洒的背影。更多的是成双成对的情侣,他们悠然的在散着步,围着操场一圈又一圈,像是有说不完的话,又或是说不完的思念。还有一些戴着耳机的慢跑的人,不知道耳机里流淌的是音乐,还是未曾说出口的心事。

几度山花开,几度夕阳落。几度冬去春又来。故乡的老一辈都不在,那一个个笑盈盈的面孔只能放在了心里。现在回家自然是“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吹,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下一辈都不知我从何处而回,又到何处去?

抛弃之物码成一垛

校园里除了图书馆的明亮之外,宿舍的灯光也是另一道风景线。宿舍并不是全都是亮着的,还是黑暗的宿舍大概人还在路上或者还在努力奋斗着。有的宿舍灯光透过厚重的窗帘投射出来,光是暗的,有的则是明亮的如白天一般,偶尔还能听到从宿舍里面传出来的笑声。夜晚是我们所有人的,而宿舍发生的故事却是属于自己的。

我想最能表达我的心的还是这首程琳的《故乡情》。因为我的文字所表达的情感远远没有这首歌完美。曾经的少男少女都已不再年轻,对故乡的爱和对故乡的情却在我心里扎下了根,不会抛弃。永远不会抛弃!

已经过立秋了

校园的夜晚是流动的,也是热闹的,灯光璀璨的,它随着人群的出现,回到宿舍休息,夜晚才渐渐归于它的平静。

接下来的生活将产生秋天的垃圾

我常常在这样的夜里,怀念小山村的夜晚。

孩子们会有新的游戏

小山村的夜晚,月光和星星都特别的亮,不用打着手电筒依旧能看清楚路面。月光洒在远处的山上,近处的田地上,似乎是看不清的,又仿佛能模糊看到山的轮廓和田地的模样。山村的人家住的都离的远,很多地方都是没有路灯的,然而从别人家的窗户发出的灯光温暖了整个寂静的夜晚,像是等待回家的孩子,又像是这样的夜晚的独特的景色。

没什么可担心的

离家不远处有一条终年流淌的小河,夜里总能听到河水的声音,不大,但是却非常悦耳,在这样的声音里,我总是能安静的入睡。

万物拯救自己

家里的灯光是白色的,照在正在燃烧的火苗上,变成了橘红色,又像是夕阳的余晖的颜色。我们总是围坐在炉火旁,听着爸妈回忆当年的往事,或者说着我和弟弟小时候的各种各样的好玩的,傻傻的事情。那样的夜里,我知道了很多没有记忆的小时候的事情,坐在她们旁边,我总是觉得我永远都是没有长大的孩子,在享受着爱。

比闪电更苍白

小山村的夜更静,更祥和,更温暖,大概是因为那里沉载着我们的过去和童年的记忆,大概是因为我们爱的人和爱我们的人都在那里。那里有我的一切,有我成长的痕迹。

我听不懂外省话

我时常牵挂着山村的夜晚,而我也欣喜校园的夜晚,因为我从山村里走来,带着山村的独特的记忆,在这里的夜晚努力着,只是为了有一天,能让山村里的爸妈也能看到不一样的夜。

但知道她们说的——

我喜欢夜晚,不管是哪里的。因为现在这样的夜晚,曾经是我期待的,而我能做的只是在这样的夜里努力着,为了将来能看到更多不同的夜晚。

快把晾的衣服收到屋里

(无戒二期训练营第十天)

夜色中树冠的影子

在地面来回摇晃

像要擦掉一些白天的痕迹

总是风比雨先到

总是枝条伏下身子放弃了反抗

我们都没有见过

这么多的愤怒

外省人在屋檐下抬头看着天

雨帘遮住了她半个脸

这是落到异乡的雨

我关掉灯,在窗户边看了很久

雨仍在下但雨会停的

风吹麦浪

绿色的秸秆

阳光下低垂

田埂上的人

把头埋进了秸秆

有些时候

他总是要想到一些

令人羞愧的事情

他不敢面对夕阳的光线

穿透过他的脸上

我们在成熟

我们在变老

有些东西依然不能说

本文由冠亚体育app发布于诗词歌赋,转载请注明出处:《十月》2019年第3期|应诗虔:窗外的世界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