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冠亚体育app > 诗词歌赋 > 种烟士批里纯*

种烟士批里纯*

2019-11-16 16:35

饭后,与友人来喝

图片 1

不喜欢喝酒,可有时候却偏想喝上一杯……

加冰的拿铁。我们一边喝,一边

第六章

。。。

在装有咖啡渣的微型花盆里

文 I末渡

图片 2

种烟蒂,一节接着一节——

上节回顾:第六毒【116】......*我想想也是,人不都是这样,习惯拥有了的东西,突然失去或改变,往往会产生心理障碍,尽管有时是出于自己的意念而行,但听多了反对的意见,自己也会变得相互矛盾起来。——自述者:李诺*

自小,家里就有不成年不喝酒的规矩,所以印象里最早的酒就是醉醺醺的老爸。

我们把同代人种进文学史,


那时候,老爸是大家的“拐子”(大哥),似乎是理所应当要召集大家喝酒。妈又是出了名的好客加好手艺,所以叔叔们都爱来。叔叔们来的时候会捏捏我的脸,有时还会带些糖果和小玩意给我,所以,我也喜欢他们来。

把新诗史的空难种进

第六章 漫漫情路无交点【09】

可每次大酒过后,老爸定是要醉的,一身酒气,吐的稀里哗啦。

我们的吞吐。我们每吞一块

好在文慧师傅也算是个老江湖了,见过的人比我吃过的盐还要多,对付史部长这种在她看来还是“小年轻”的小东西,还是足足有余的。

我总是嫌臭,躲的远远的,看着妈一边骂骂咧咧的抱怨,一边收拾各种残局,有时候还会忍不住地抹上两把眼泪……这时候,我便不喜欢叔叔们来了,

芝士或沙拉,必吐诉一段

再说,文慧师傅是技术部的中流砥柱,研发部里像史部长这样高学位的人对她都是敬重有加,总经理的大女儿曾跟她学过三个月,也尊她为师,总经理和总经理夫人更是对她礼让三分,史部长就不能不给她三分薄面。

我想:妈一定也是不喜欢叔叔们来的。

或涩或甜的往事。我们终究谈了

事情谈得很顺利,酒喝得越多,史部长对我许下的保证就越是铿锵有力,喝到最后,居然跟我称兄道弟起来,要带我出去见识见识什么叫“拉风卡拉”。

可,无论头一天闹成哪样,第二天妈仍然会把老爸收拾地整整齐齐,体体面面的上班去。转回头叔叔们一吆喝,老爸的酒局依然聚起,妈依旧是满脸笑意地前后张罗,让一场酒局好不热闹。

太多的涩,事关家族的

那时候好像还没“KTV”的叫法,去唱歌也不说K歌,要么说去“OKOK”,要么说去“拉风拉风”,说得时候还要低调隐晦,眼神暧昧。

也不知那些酒局过后的埋怨,老爸听到过没有。

种种恩怨,抑或内在史的困顿。

文慧师傅也是生性好玩的一个人,又被喝得微醺,一听有歌唱,顿时手舞足蹈,现场就扭起了肉嘟嘟的腰肢,引得我和黎卓群笑得肚子抽筋,好长一段时间都没直起腰来。

。。。

在节间,我们少不了

吃饭的时候,我们只有四个人,史部长说人不能太多,怕惹是非,我也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我为了回来而巴结史部长,就只请了文慧和卓群。

高中毕业的那年,本是有机会喝酒的,可据说是上一届的师兄师姐们借着酒精把压抑了三年青春之火都抒发了,让校方再不敢在毕业聚餐上提一个“酒”字。

短暂的沉默,而邻桌不时

进了“OK”厅那个穿越时空般的门洞后,史部长靠着前台,一边与浓妆艳抹的服务员说笑,一边拿出他刚从数字机换到中文字的摩托罗拉中文寻呼机不停地摆弄,没到半小时,就来了两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子,说是叫来陪我们喝酒的。

酒被换成了可乐……

旁逸的欢笑,更像是一部轻喜剧,

史部长显然跟他用BB机“拷”来的小姐是老相识,左一个右一个勾肩搭背着拥进了包间。他个头小,两个小姐个头高,还登着十来公分高的高跟鞋,他伸长脖子费劲搭到她们肩上的样子看上去非常滑稽,就像两条绳子绑着一块木板,史部长就是个小矮子坐在木板上荡秋千。

可,倒让我们这些尚未开悟的嫩头青,觉得像是捡到了便宜,甜甜的汽水总不比猫尿味的啤酒好喝些么?

大多与荒诞的日常有关:

我第一次进入那种空气逼仄的空间,被各种不断变换却不断闪烁跳跃、盘旋的灯光弄得头晕目眩,感觉天花板都在倒转。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霓虹灯闪烁下的“红灯区”?仰或就是人们神往的“灯红酒绿”的真切世界?

喝着汽水,聊着天,看着即将告别的空旷操场……这时的惆怅不过是高考中不该丢却丢掉的那些分数吧。

我们接着种,种即将耗尽的

卓群挨着我坐下后偷偷跟我说:“别跟这些人喝酒,不光要付陪喝的钱,还要付酒钱,啤酒瓶就那么点大,要十来二十块一瓶呢,就是那大瓶装得,咱也喝不起。”

。。。

历史想象力;我们没有理由不把

我就对史部长说:“咱兄弟今天就喝个尽心,你一对我一双好了,让文师傅和小黎给咱们唱歌跳舞助兴,不参与喝酒,你看如何?”

到了大学里,喝不喝酒,父母已不再干涉。

李金发的微雨,种进鼓楼

“感情好,我正有此意,”他笑嘻嘻地问两个小姐,“你们两位美女谁乐意站我这位小兄弟一边呐?”

可不知是从哪本书里读来的,觉得酒这东西要么喝得喜,要么喝出愁……偏偏大学的时光平淡无奇,无关悲喜。

传来的钟声,凶年也理应种进去。

“我们都去,”两美女齐刷刷就坐到我一边,右边的那个还把黎卓群往边上挤了挤说,“不好意思了,借光借光。”

所以,就算是陪情伤的闺蜜借酒浇愁,也不过是附和着“强说愁“罢了。

我们种啊种,种到无处可种。

“哈哈哈……”史部长狂笑起来,戳着她们的鼻梁说,“你们以为她是小后生是吧,她跟你们一样是个母的,母的……”我听了顿时火起,女的就说女的好了,说母的显然是带有侮辱性,母猪母鸡不多叫母的么。后来一想,母亲也是母字头的呀,就当他叫我母亲好,这样想就不那么恼火了。

那些清醒中的懵懂,只隐约觉得闺蜜的痛,是特别痛的痛,但不明、不懂,恨不能感同身受。

本文由冠亚体育app发布于诗词歌赋,转载请注明出处:种烟士批里纯*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