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冠亚体育app > 书评随笔 > 全民阅读新观察:跨界合作,让阅读无处不在

全民阅读新观察:跨界合作,让阅读无处不在

2019-10-07 09:59

摘要: 人民网北京5月14日电 “我们所面对的世界,无论文本内外,都是波澜重重。夕阳光影下的人,也就有了种种心事。”著名作家迟子建在其新书《候鸟的勇敢》后记中如是说。日前,迟子建携新书同百余读者朋友在北京蓬蒿剧场 ...人民网北京5月14日电 “我们所面对的世界,无论文本内外,都是波澜重重。夕阳光影下的人,也就有了种种心事。”著名作家迟子建在其新书《候鸟的勇敢》后记中如是说。日前,迟子建携新书同百余读者朋友在北京蓬蒿剧场一同朗读并分享创作感悟。

迟子建:白雪中的火焰

图片 1

迟子建至今不用微信,手机只能接打电话,发送短信。她出生于北极村,至今仍然居住在哈尔滨,而不是热闹的北京,但她并非避世,她只是愿意用另一种方式投入人间烟火,在冰冷的东北书写人性中的冷峻与热烈

“全民阅读”在中国已倡行了12年,在国家新闻出版署于今年年初下发的关于开展2018年全民阅读工作的通知中,“创新思路、创新方法、创新举措”成为推动新时代全民阅读工作的总体要求之一。虽然读书是一件相对私密的事情,但在生活方式、娱乐方式多元化的今天,许多面向大众的创新尝试和跨界合作让阅读变得更加丰富和有趣。

《候鸟的勇敢》封面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候鸟的勇敢》是迟子建中篇小说里篇幅最长的一部。这部小说以候鸟迁徙为背景,讲述了东北一座小城里的浮尘烟云,既触及东北根深蒂固的社会问题,比如,人情社会与体制迷思,又将“有情”藏匿在东北严峻的社会现实背后——红尘未了的德秀师父、老实憨厚的张黑脸,他们因孤独与善良而相拥的情感。这些人、情、心融汇到东北莽林荒野中,汇聚成迟子建的文字力量。此次“所有的翅膀都渴望飞翔——迟子建新书《候鸟的勇敢》朗读首发会”由人民文学出版社与蓬蒿剧场特别策划,首次以朗诵加对谈的形式召开新书发布会,用声音来展现迟子建文字的美感,用朗读来分享文学的质地。在朗读环节,来自全国各地的迟子建的“灯谜”们接力朗读《候鸟的勇敢》新书精选片段,著名作家阿来则用用四川话朗读了《候鸟的勇敢》的结尾。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隗延章

跨界多元文化碰撞 让阅读更有魅力

图片 2

“先看揭幕战,回头再聊。预言猫说沙特赢,看看俄罗斯果真会吃败仗吗?”6月14日,记者发去约访邮件以后,迟子建这样回复。她是一个球迷,世界杯期间,为了弥补熬夜的疲惫,她不外出,不写作,一心看球。

央视文化节目《朗读者》自开播以来,迅速在社会上掀起了一阵“全民朗读”的热潮。做为节目的线下延伸,陆续在北京、深圳、重庆、杭州等地设置的“朗读亭”成了网红,每次亮相都吸引了大批热爱阅读的人排起长队,用声音表达自己的情感与故事。

迟子建在活动现场在对谈环节,阿来分享起他与这部小说的缘分:“第一次读到《候鸟的勇敢》是在一本杂志上,我觉得很暖心,这部小说结构很丰富,像西方的交响曲,一层一层呈现在读者眼前。”阿来认为,在中国很多作家只关注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很少注意到自然界与人的关系,而迟子建的这部小说从自然界出发,用候鸟的生命形态对小说的主要人物形成一种灵魂上的启示和救赎,自然与人形成了一个互相映衬、互相对比、最后互相提升的关系。活动现场,作为长期致力于书写东北的作家,迟子建倾吐着对这片土地爱的热烈与深沉,对这部小说中人物、环境的喜爱和眷恋:“我在写小说的时候会想象着那些候鸟的模样,到黄昏出去散步就又碰到这种鸟,可以说我整个儿生活都在这本书的情境中。事实上,我在写小说的时候,会觉得我不是一个人在生活,德秀师父、张黑脸等等都和我生活在一块儿。” 收藏

平日里,迟子建作息规律。早晨七八点钟起床,晚上11点前入睡。写作之外,她喜欢下厨,常去烟火气十足的街巷闲逛,尤其是夜市。睡前,迟子建主要思考两件事:明天做什么菜,以及手头的小说接下来的情节如何发展。

“朗读”这种看似简单质朴的形式借助技术落地,唤醒了公众潜藏已久的阅读热情和需求,它还像一颗投入湖心的石子,在城市的很多地方荡起涟漪。

去年,哈尔滨能够看到夏候鸟的时节,每日睡前,迟子建开始在头脑中构思小说《候鸟的勇敢》。

每个月,北京鼓楼西剧场都会迎来一次“文艺咖集结”,这家隐身在胡同里找起来略有点费劲儿的地方,近一年接待过欧阳江河、刘震云、马伯庸、西川、孟京辉、张歆艺、袁弘等众多文化演艺界的名人,颇有一点“惟有王城最堪隐,万人如海一身藏”的意味。

候鸟的勇敢

吸引他们到来的只是一件纯粹的事——“鼓楼西剧场朗读会”。知名编剧、书评人史航于2017年4月发起的公益文化活动,每月一个朗读主题,十来位朗读嘉宾,现场两三百位观众都是免费报名参加,没有任何商业元素。

那时,她住在位于哈尔滨群力新区新买的房子里。她喜欢亲近大自然的居住环境。这个住所,符合她的偏爱:窗外是江水和翠绿的外滩公园。白天,她习惯在客厅的餐台上,用笔记本电脑写作。有时,她抬起头,会见到窗外有鸟飞过。

刚刚过去的八月,朗读会主题定为“让阅读障碍都蒸发”,史航请来了演员小陶虹、郭京飞、张国强、宋洋等十位圈中好友。朗读会形式上并不特别,在舞台淡淡的灯光下,每个人读自己喜欢的书,舞台自有一种气场,所有人沉浸其中。

窗内,迟子建笔下的金瓮河候鸟自然保护区,鸟也在飞翔。其中最特别的是一对东方白鹳。迟子建丈夫去世前一年的夏天,有一次,他们在河边散步,见到草丛中出现一只从未见过的大鸟,“白身黑翅,细腿伶仃,脚掌鲜艳,像一团流浪的云,也像一个幽灵”。

演员张鲁一曾在这里朗读楼宇烈的《中国文化的根本精神》;导演高群书曾在这里朗读大卫・林奇的《钓大鱼》;演员傅晶曾盘腿坐在舞台上朗读《罪与罚》;制片人方励曾朗读《“里斯本丸”沉船事件研究》一书中遇难英军战士的书信;配音演员李立宏曾在这里翻开老舍的《想北平》……戏剧魅力遇文学底蕴加成,每一次朗读会像一次理想主义的汇聚。

丈夫去世后,迟子建对母亲提起这只鸟。母亲说,她在此地生活了大半辈子,从未见过这种鸟,那鸟出现后,你成了一个人,可见不是吉祥鸟。可在迟子建眼里,“它的去向如此灿烂,并非不吉”。她忘不了这只鸟,查阅资料得知是东方白鹳,数年以后,这只鸟飞入了她的小说。

有些朗读嘉宾并非密友,只要史航觉得有趣,就会想方设法“磨来”。有时他也会帮助挑选适合嘉宾气质的文章,诚恳、热情、尽心尽力。史航说,这两年,朗读会是自己最上心、最在意的事情,只要自己能做主,朗读会就要继续下去。

迟子建最初的设计中,这对东方白鹳是失败的命运。但在收尾时,她给其中的一只白鹳,安排了一次“折返”,也就是搭救它的爱人,虽然最终它们还是殒命于暴风雪,“却因为有了那一次的‘折返’,自然鸟类的柔情和悲情,更为打动人”。

这样“阅读 戏剧”的跨界在北京并非个例。毗邻中央戏剧学院的蓬蒿剧场早在2013年左右就开始定期举办文学朗读沙龙,阿来、迟子建、徐则臣等作家与文艺界人士曾在这里与读者共同朗读、畅谈。迟子建曾感慨道,这样的时代,文学依然能自发地吸引大家过来,在这样好的一个环境与氛围里朗读,作为写作者很感动。

作家阿来说,“我喜欢迟子建的小说,很大一个原因就是因为她的小说里面有自然,中国不少小说里只有人跟人的关系,看不到自然界”。他评价,《候鸟的勇敢》这本小说的结构就像一首交响曲,拥有人和自然的关系、人和人的关系等多层结构。

图片 3

在《候鸟的勇敢》中,除了代表自然界的金瓮河自然保护区,更大的背景是瓦城。无论是远离城市的金瓮河自然保护站,还是附近的尼姑庵“娘娘庙”,都非远离俗世的净土,它们受到瓦城的权力的支配:保护站的管理方是瓦城营林局,站长周铁牙为了经费,盗猎野鸭送给领导;即将退休的营林局局长,将保护站当成他的度假村;尼姑庵修建的原因是瓦城的政府部门为了带动旅游。

蓬蒿剧场与人民文学出版社共同举办《候鸟的勇敢》新书发布及朗读会,著作作家迟子建、阿来出席。(人民文学出版社供图)

一些细节有鲜明的时代印记:周铁牙的外甥女在瓦城林业局任副局长,每年周铁牙都给她送野鸭。小说中的这一年,他去送野鸭时,罗玫的母亲对他说,“现在不比从前,做官要处处谨慎了。”这让人想起,近年席卷中国的反腐风暴。

综合文化品牌未读发起的“中国最美书店周”活动期间,孟京辉戏剧工作室携手北京言几又书店举办戏剧主题沙龙,知名音乐人还将演出现场搬到了书店。在主办方看来,剧场、书店不再是具有单一功能的场所,观众或读者参与其中也不只是阅读和看戏,而是可以体验到跨界多元文化的碰撞。

迟子建眼里,瓦城权力对人的异化,是整个中国现实的缩影,东北则更为严重,“改革开放后,它的经济明显落后于南方发达省份,人们还没有自觉把自己推上市场和潮流的强烈意识,在旋涡中打转,权力似乎就成了一些人的救命稻草。”她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跨界合作的想像力与可能性不止于此。今年世界读书会期间,自媒体“凯叔讲故事”与百度阅读合作的“经典文学音频化”让人眼前一亮。在对小学新课标课文《城南旧事》的改编中,为了让孩子更易听懂,团队精心制作将许多人物对话进行了场景化演绎。仅在音效上,就专门用了三个月时间采集制作了作品中所有能表现老北京风貌的声音。

在这座被权力异化的虚构之城,智力有问题的张黑脸和德秀师父的爱情,成为了超越世俗的存在,但宗教又是笼罩在他们头上的无形枷锁。两人交欢以后,觉得自己犯下了罪孽,承受长久的心灵煎熬:张黑脸一到雷雨天,便穿戴整齐,坐在院子里,等待雷劈。德秀师父每日醒来,都会将被子在阳光下抖动,她觉得不洁的自己,让它们沾染了灰尘。

整个改编通过语言、音乐、音效让平面文字演化成有电影质感的听觉语言,打破了以往名著图书“晦涩难懂”的形象,让传统阅读插上多媒体技术的双翼,为孩子们立体呈现出文学名著的原貌,拉近了文学名著和阅读养成期青少年之间的距离。

在写作爱情中的德秀师父时,迟子建对“禅杖”的处理很花心思。最初,德秀师父下山时,手中会拿着一根禅杖。而在她与张黑脸相恋以后,迟子建揣测德秀师父最终还俗的可能性更大,设置了这样一个情节:下雪模糊了视线,德秀师父没有望见管护站的炊烟,以为张黑脸受到惩罚,已经下世,所以想排开一切险阻,过来最后看一眼张黑脸。因为心急,路上摔了一跤,她把禅杖跌到山下去了,也没顾上捡回。

场景化跨界合作 让阅读浸入生活

本文由冠亚体育app发布于书评随笔,转载请注明出处:全民阅读新观察:跨界合作,让阅读无处不在

关键词: 冠亚体育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