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冠亚体育app > 书评随笔 > 白狐

白狐

2019-12-16 04:31

摘要: 还记得那一年,我遇到了你,你是那么温柔,使我怦然心动。那时候,我还是一只小小的白狐,腿因为被猎人射伤而不停的留血,我一步一步支撑着跑着,终于,在我昏迷之前看到了你那温柔的面孔。后来,你帮我治好了伤 ...

  那个拿剑女子,用飘逸的红衣,以优美姿态行走于江湖。
  前面是昆仑,漫天飞雪。
  她此行是前去解决门派纷争,无心顾及他物。
  一路跋涉,有点累了。
  好吧,在前面的那个平地,我就坐下来休息一下。她喃喃的说。
  可是风雪好像更大了,天气也越来越恶劣。天空一阵长啸,一只秃鹫划空而过,在前面的平地盘旋。这时刚好她也走到这个平地上。眼前一片空旷,秃鹫落在前面的雪堆上,紧紧盯着平地一角。
  这时一个雪白的东西从那个角落,突然滑向她身边,她警觉的拿起剑。却见一只雪白的狐狸,瑟瑟的萎缩在她脚下,眼中噙满泪水。于此同时,对面的秃鹫一个俯冲猛地扑过来。
  眼看自己就要被抓住,白狐绝望的望着女子。
  抽剑、出剑。不偏不倚,正中秃鹫翅膀。秃鹫吃疼,哀叫一声,飞走了。
  女子俯下身,抱起受惊的白狐。抚摸着她柔软的尾巴道:“小家伙,以后不要随便出来,天气冷,你的天地们正到处寻找食物呢。姐姐救你一次,不能保证能救你两次。快回去吧。”
  白狐似乎能听懂她的意思,眨巴眨巴小眼睛。她将它放在地上,看着它离开。临近小丘,白狐回头看了她一眼,消失在昆仑雪山里。
  她目送它离开,风雪也停了。弹掉身上的积雪,她继续前行,很快把这件事情忘记。
  
  昆仑昆仑
  独自上昆仑,说是解决纷争,却是羊入虎口。结果一场恶战,被层层围攻,终于被昆仑白目丧门剑所伤。身负重伤的她,被一群昆仑弟子追杀,以至于追到绝境。
  奈何我命丧于此,与其被擒拿,不如自行了断。于是乎眼睛一闭,跳下了悬崖。
  恍惚中,走过来一位身着素以的少年。她已经神志不清,看见有人来。就用最后的力气叫道:“公子,救我救我”刚说完,又倒入血泊。
  醒来伤口已经被包扎好了,身上多了件大衣,像是什么羽毛。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香,是她从未闻到过的。正奇怪这是什么地方,突然一个俊俏的少年走过来道:“你醒了啊,都昏迷三天了。”她准备挣扎着起来,却被少年按住。少年道:“别乱动,你伤的很重。”她想说句感谢的话,却浑身没有力气,一挣扎又晕过去了。
  再次醒来,又是三天。少年惊喜的道:“吓死我了,又睡了三天。”
  后来她慢慢知道,少年是昆仑山里的猎人,平时靠打猎为生。前几日出猎看到血泊中的她,就把她带回来了,加之自己懂点医术,就采了点药帮她敷上了。
  也不知道这猎人用的什么奇门药术,没过几天。她竟然复原如初。
  自然免不了拜谢了,可是他却什么也不要。
  她独自下山,不料中途又遭到埋伏。由于受伤损失了不少元气,落败是必然的。可是这时候少年却惊奇的出现了,很快摆平这些昆仑弟子。却见他脸色异常苍白,只问了几句就匆匆告辞了。
  自此一别,她回到了中原,时常想起他。
  这天他若有所失的走在街上,路过一个算命的摊子。算命的道士突然道:“姑娘最近是不是遇到什么离奇的事情,我看到你浑身被妖气笼罩。”她只当是说了一个笑话而已,只往前走去,没有理会。
  突然前面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是他,果然是他。
  他说,很巧。自己攒了点前便想来中原做生意,没想到就这么碰到她。后面的事情不用说了,肯定互诉相思之苦了。
  有一天,他说,我要走了。却舍不得你,我会记得你的。原来眼泪会如此肆流。
  无论她怎么的挽留,终于他还是走了。
  他是用自己的元气救活的他。却不小心坠入情网。修行?还是续缘?他毕竟是狐,自古是殊途,可他又怎忍。
  思念成灾,她病了,失去了意志。作为一直有修为的狐,他可以时刻知道她的动向。或许政史如此,他总会在危难的时候出现。可以这样的自欺欺人,是何等的煎熬。
  她渐渐的没了意识,他去见了她,治好了她。分别时遭到街上那道士的毒咒。现了原型,她紧紧的拉住他的手。他挣脱,她手里空余几根白色鲜亮的狐毛。
  他再次出现在她面前,以狐的姿态。慢慢的说:“你不过是救了一只狐狸。而我不过是报恩罢了。我本不该来到这里,叫我回去修仙已经不可能了。这里四处是道士的阵法毒咒,我九条命也不愿意看到你终老。与其被道士抓去,不如你杀了我。”
  落泪,后面道士已经赶来。她慢慢拔剑,终于还是刺了过去。很准,当然可以毙命。然后转身,自刎。道士来时只发现些许狐毛,和两摊血迹。至于其他的,我也不知道去哪了。   

工地上的人都说,嘎子日后保准会有出息。论身板,铁塔似的,看那胳膊腿儿的肌肉块,有棱有角的,脱光了,决不亚于健美比赛的那些人,没准儿,会惹来一大帮的俊妞俏媳妇。嘎子不爱听这话,总是脸一红,把头一扭,低声说一句:俗气!但他爱听那些人说他聪明,说他垒砖砌角的,是整个工地一流的。干起活来,干净利索,削萝卜似的,咔嚓咔嚓的。可是眼下,他却在医院的病榻上,痛苦绝望地躺着。他累极了,扯着嗓子喊了一整天了。“我要眼睛,我要眼睛,我不能没有眼睛……”。他清楚记得,他从施工的楼上掉了下来,于是一阵昏迷,眼睛就什么也看不见了。

还记得那一年,

在疼痛中,他隐约听见临床的病友嘴里不知道在嘟囔着什么,或者在讲述着什么。过了好长时间,疼痛疲乏让他安静下来。这他才听清这是一位老人的声音。“窗外,这街景太美了。可以说是如诗如画的。那灯光,那么多颜色,一转一旋的,好迷离呀。比我做的梦还好看呢。那桥儿,真是桥儿,宽敞光滑。跑着那么多的车,像条长龙一般,扭起来,蜿蜒起来,就是街上的狮子舞啊……”嘎子听着,他的眼睛里就闪出这些景象,渐渐地,他于这些景象的幻影里睡去了。

我遇到了你,你是那么温柔,使我怦然心动。

第二天早上,他还没有完全醒来,就听老人又絮叨起来。“哇塞,这太阳才叫太阳呢,比苹果还红,比刚摘的大柿子还新鲜。那一个个的小轿车,亮亮堂堂的,我要是年轻,肯定买一辆。那白云,白雪似地,飘飘悠悠的,真自在,还美滋滋的呢。哦,天上还跑着飞机呢,是个客机,哪天我一定去坐一把,享受享受……”嘎子在老人的絮叨里,幻影叠出,想象着老人絮叨出的那些美丽的景致。可是,这一切,几乎和我无缘。我的眼睛什么也看不见哪。他这么一想,立刻像杀猪似地猛来一嗓子,大声地嚎叫起来:“你不要说了!敢情你有眼睛了,你少刺激我!我恨你——”

那时候,我还是一只小小的白狐,腿因为被猎人射伤而不停的留血,我一步一步支撑着跑着,终于,在我昏迷之前看到了你那温柔的面孔。

老人被他这么一吼,真的就什么也不说了,只是长长地叹息了一声。于是,病房死一样的沉寂起来,死一样地黑暗。也不知过了几天,过了多久,黑暗魔鬼那般死死地缠绕着他,让他每天都在黑暗里愣愣的,怔怔的。叫他一阵一阵地惧怕着。面前总是闪出张牙舞爪的人头像,就像庙里的凶神恶煞来抓他来了似的。梦里不时地被吓醒。他需要老人的絮叨,需要老人的声音。于是,老人又开始了他的絮叨。“那月亮,那么圆,那么亮。那星星,一眨一眨的,就是你们的眼睛啊,你们都快看见了。我祝福你们。小伙子,你也快看见了,白天大夫都说了……”嘎子听着,慢慢地进入了一个甜美的梦乡。

本文由冠亚体育app发布于书评随笔,转载请注明出处:白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