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冠亚体育app > 现代文学 > 一个讲实话的老流氓:我眼中的渡边淳一

一个讲实话的老流氓:我眼中的渡边淳一

2019-11-09 15:09

“爱是一种互相创造,真正相爱的双方,应该像两座不断在增高的山峰,谁都爬不到对方的山顶”。

高中做阅读题的时候,读过张抗抗的散文,那时候的我,感觉这真是一位真性情的作家。两年后的今天,偶然遇见了张抗抗的一本发表于九十年代的小说,在学校图书馆。

鄂霍次克海的流冰

——张抗抗

说来也巧,根本不知道是谁写的书,随手翻开内容,觉得文风还可以,随手借阅。

与渡边淳一的相遇,源于他的一部作品《流冰之恋》,北海道的漫天风雪,鄂霍次克海一望无际的流冰……美砂和纸谷的爱情悄然滋生,这本书的每一页都那么干净,唯美,每一页都让人期盼着有一个美好的结局~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若干年之前,我听到这句话只是莞尔一笑;若干年之后,我还未清楚明白它的真谛,直到我从书本上汲取了间接的经验,直到我自己也走入这个圈圈……

再后来,书的借阅期限快到了,这本被我遗忘的书才被翻开。褶皱绿色过胶封面,32开,“情爱画廊”书名和泛黄纸张,一度让我感觉这是一本厕所色情读物。

此后,我阅读了大量渡边淳一的作品,大概分为三类:医学小说,情爱小说和评论文。读完渡边的其他情爱小说后才发现,《流冰之恋》大概是他最纯洁的一部作品了!渡边淳一是公认的“情爱大师”“现代男人的代言人”,提起他,很多中国读者会想起《失乐园》这部风靡一时的小说吧!自然而然,在众人眼中,渡边从此就和情色挂钩了。在中国,倘若你说你欣赏村上春树,别人或许会觉得你很小资很有品位,而你说你喜欢渡边淳一别人很可能觉得你思想肮脏下流。在日本,人们虽然不会戴有色眼镜看待渡边,但他的作品却也是难登大雅之堂。的确,和纯文学相比,渡边文学作为一种大众文学,具有更多的商业性和娱乐性,往往不会让人有重温的冲动,但其小说的唯美,关于两性的剖析以及他的三观,都是我想探讨的话题。

《情爱画廊》就是告诉我们这样一个故事:一个男人和三个女人的情感拉锯战。这样概括未免太笼统,并且阿霓也只是一个美丽的少女而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女人。如果说,我只是从小说的主要人物的主要事件去分析的话,似乎得出这个标题也在所难免。

还好,开篇写得很抓眼。一个年轻、英俊、高大、有为的画家,苦寻能让人眼前一亮的作画模特,对艺术与商业融合的思考和追问描写得入木三分。

渡边的小说淫却不俗,不可与情色刊物划等号。大量的情爱场面描写一方面和日本文学的传统有关,更重要的是作者想写这世间的饮食男女,想找寻男女之间“绝对的爱”,就势必涉及到终极话题:“性”。通过性来推进男女主人公的感情,通过性来看透人性。大部分的作家描写爱情都是用游乐园,看电影,一起旅行来推进,男主亲吻着女主的脸颊,拥抱,说着情话,如此浪漫,柏拉图式的恋爱场景。而步入熟年才开始写作的渡边淳一笔下,爱情总是来得简单粗暴,省去了大部分浪漫的桥段,男女主的感情是随着肉体的交融而加深,他的小说模式几乎都是约会-旅馆-情爱。文学来源于生活,或许是因为早已过了单车白衬衣的青涩年代,渡边用自己的方式描写着他所经历的,他这个年龄段所理解的爱情~

谈到“爱”,谈到“情”,一个个女性哭泣的脸就浮现在我眼前。秦香莲、崔莺莺、苏小小、霍小玉、王宝钗等等,这些女性都将自己炭火似的心无悔地融进了男人冰窖似的躯体,等来的是被抛弃的结局。传统女性大都臣服在男性的脚下,甘为男性的附属品,而《情爱画廊》当中的女性却为我们带来了别样的风景。

  情节大概发展到了三分之一处的时候,情节开始狗血,用词开始低级,要不是作家对画家的画的解释在支撑着我,可能这本被称之为女性解放的书,在我看来真可以算作色情读物了。

“樱花树下埋着尸体”

秦水虹,皆美丽与智慧一身,拥有别人都暗恋的老公和漂亮乖巧的女儿。她似乎应该满足了,应该好好守住她现在所拥有的一切。但是,她顶着多方压力,放弃了安逸的生活,去追逐自己的爱情。

什么?你不信?请看以下描写。

“真的吗?”凉子感觉有点可怕,视线移向眼前的樱花树根部。

从道德上来说,一个已婚的女人抛夫弃子是天地不容的。但是,婚姻不仅仅是生儿育女,繁衍后代,还需要“爱”。只剩下责任的婚姻,就好像烂掉的苹果,越吃越不是滋味。

“水虹被炸得晕头转向,她几乎不会用思维来思索了,那个已经裂开的井口,又被炸出了更深的沟谷,她已经没有力气来将它们填平…………”

“埋了尸体,樱花就能开得更盛吗?”

水虹不是传统的贤惠女性,固守三纲五常。她走出了婚姻的围城,寻找自己的真爱。当水虹发现自己的女儿阿霓也爱上周由的时候,她在心底做出了这样的表白:“阿霓,我亲爱的女儿,你快快长大吧,那时你也许会懂得,世界上有一种感情,超越母女感情之上,不能替代也不能转换,爱情也许是人类最致命的弱点,它无法理智无法自控无法精打细算;它排斥一切旁人、拒绝任何妥协,……大自然的每一个生命都有它生存的尊严,母亲和女儿作为人亦同样平等”。

“(阿霓)目光里明显地对周由表现了异乎寻常的兴趣。她似乎一点也不掩饰自己对周由的喜欢。……他在那笑容中接收到了阿霓早熟的气息。”

“也许是把人的血肉当养分吸收了。”

水虹认为爱情面前人人平等,爱不可以退让,爱有时候就是自私地占有。

冠亚体育app,“她一直握着周由的手,整个身子紧紧靠在了周由身上,周由感到了阿霓的体温,还有他头发里一阵阵散溢出来的香味……”

染井吉野不管开多少,都是淡淡的,近乎虚幻。垂枝樱美中却似乎藏着毒。

舒丽,小说当中另一个有个性的女性,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我看来,舒丽在情感上对男性还是具有一定的依赖性。她两次试图用裸体去挽回周由都以失败告终。但是,她不是一个逆来顺受者,除了用眼泪去接受失去周由的现实之外,还懂得以己之长克己之短。

阿霓说:‘最好是一个真的大阿霓,真的…你懂不懂我意思?’”

——《樱花树下》

舒丽重返京都时,除了拥有成熟和美貌,还拥有商业的技能和关系、经纪人的手段等等强项。她就是运用这些去挽回爱情,即使最后她依旧不能让周由回头,最起码也多了水虹这个双重身份的朋友。

“阿霓又骑到了周由的双膝上,还勾着他的脖子晃着……她那黑葡萄般的眼睛里,闪过太多的热情”

以樱花季的京都为背景,以如血的垂枝樱为意象,这本书讲述的是漫天樱花飞舞中,中年男子游佐周旋在京都料亭老板娘菊乃和她女儿凉子之间的故事,母亲的妖娆,女儿的清纯,游佐都不忍舍弃,明知是错误,三人却在甘愿在痛苦中挣扎。最后母亲死于樱花树下,凉子也离开了游佐,构思巧妙,照应主题。除了樱花,渡边小说中随处可见和服,俳文,季节风物这些日本传统美学的意象,也处处彰显着幽寂,物哀,死亡等日式审美情趣,情景交融,具有很高的美学价值。再看其小说的目录,以《樱花树下》为例:“花倦,草青,梦见,追花,浅夏,熏风,云涌……”其他小说也都是如此,可见作者文字功底之深厚。

本文由冠亚体育app发布于现代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一个讲实话的老流氓:我眼中的渡边淳一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